最新文章

川普公平貿易的利箭射向誰

日前川普宣布,上任第一天即要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並以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取代之,誓言要讓工作機會重返美國。國內各界聞訊後,紛紛主張儘速與美國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殊不知川普要的雙邊協定與一般想像的不同,急於簽訂反而會得到反效果。

川普海嘯不在TPP 在貿易保護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跌破所有人的眼鏡,大家最擔心的是TPP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就此沒了,台灣將成為亞細亞孤兒。觀諸川普的政見,對台灣經濟最致命的不是TPP破局,而是提高關稅的貿易保護措施。這些措施就像海嘯一樣,不管有沒有穿褲子,是不是孤兒,海嘯撲過來,大家結果都一樣。TPP反而不是重點。

新南向瞄準印度太陽光電市場

政府正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涵蓋範圍包括東南亞、南亞與紐澳等18國。南向市場的確商機無限,但由於國家眾多,市場型態多元,要準確掌握每個國家的利基並不容易。在眾多的市場中,我們發現,綠能產業是南向國家一致的發展目標,也是普遍存在於南向國家的市場商機,其中又以印度太陽光電市場最值得期待。

新南向不應與市場對作

日前,行政院公布新南向政策推動計畫,提出產業價值鏈整合、內需市場連結、基建工程合作等三大經貿合作方向。政府的推出的產業發展計畫,最忌諱強力介入扭轉市場走向,以為如此即可反轉市場往有利的方向前進。結果通常鍛羽而歸,不但浪費資源,還阻礙經濟發展的進程。新南向政策面對的是更廣大的國際市場,政府的力量更為渺小,因此更需要順應市場,否則不論投入多少資源都會像鹽巴溶於海水一樣。

TPP不會胎死腹中

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均表示反對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一般認為TPP前景並不樂觀,要在美國國會通過的機率不大,此一認知在國際間激起一連串的蝴蝶效應,特別是對TPP成員及欲加入TPP的國家更造成不安。但筆者認為,這些擔心均是多餘,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反對只是TPP成立過程中的一朵漣漪,各國大可以依照既定行程推動TPP的認可與加入程序,台灣仍可依照原有步伐從事自由化。

企業的能源憂鬱症

近來工總與工商協進會兩大工商團體以各種方式表達對電力穩定的關切,指出在替代能源未到位前,不宜停用核電,應重新考慮核一、核二、核三廠機組延役。由於廢核已成為社會的共識,工商團體甘冒大不諱試圖使核能復活,顯示其不但對我國未來的電力供應沒有信心,並對可能的缺電危機展現深度的憂慮與恐慌。

彭淮南是神還是魔

日前某周刊製作專輯大篇幅的攻擊央行總裁彭淮南,指責央行干預匯市,阻升不阻貶,並質疑彭淮南的決策不是神操作,而是獨裁者、佛地魔等,不但流於情緒,許多內容也與事實不符。事實上,在目前熱錢氾濫的環境裡,彭淮南只是在盡他穩定金融市場守門員的角色。

綠能或核能?—限電危機下的抉擇

近日,台灣遭遇限電危機的威脅,行政院準備重啟核一廠,引起各界譁然,讓人聯想到非核家園的目標是否動搖,核能在台灣發電的角色的討論再度浮上檯面。有些人擔心廢核後台灣電力將不足,將對經濟發展造成衝擊。儘管短期上,核一廠的確可以扮演救援角色,這不是因為它是核電,而只是因為它是既存的裝置容量。在長期上,台灣缺電與否與是否廢核沒有必然關係。發電技術具有多元的特性,核能只是其中一種,目前使用核電的國家也僅占少數。由於核能具有安全與擴散的顧慮,不是也不可能成為必要的能源。客觀上,沒有核能就一定缺電的說法完全不能成立。

調高基本工資 台灣落後國際

近來國際上出現一連串的提高基本工資的風潮。美國加州與紐約州通過逐步調漲最低時薪至15美元;英國政府4月起調高最低時薪,從每小時6.7英鎊調高至7.2英鎊。韓國今年度也大幅提高最低薪資。我國基本工資已屬偏低,今年更因與經濟成長掛勾,使得加薪無望。然而,國際上卻紛紛在經濟成長不佳時提高基本工資,值得我國深思。

找出台灣FDI低落的真相

台灣2015年外來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為47.6億美元,較前一年減少約10億美元,減幅達20%。有些專家因此憂心忡忡,呼籲政府應該致力於吸引外資進入。然而,與其說台灣外來直接投資惡化,不如說這是台灣經濟的長期現象。除了2007∼2009出現三年併購潮,使FDI金額暴增外,台灣的FDI一直相當疲弱,並沒有太多的改變。

貨貿沒了嚴重嗎?

大陸商務部於日前表示,貨貿不完全是經濟問題,是主權跟政治問題。因此有人猜測,兩岸貨貿可能沒了。儘管這只是可能性,我們亦須評估,貨貿協議如果真的沒有了,對台灣是不是嚴重問題?

台灣投資不振癥結在財政短絀

常在輿論上看到台灣投資不振,已無人要投資台灣等負面言論,好像企業認為台灣是一個乾涸之地,已無投資價值。但是,如果我們檢視近幾年的數據,結果與一般認知大相逕庭。企業投資台灣的活水還是很旺盛,真正問題在政府投資減少,癥結則是財政短絀。

別再鬧了,紫光

紫光新增併購台灣的矽品與南茂等兩個重要的封測廠商,造成國內半導體業界的震撼。台廠願以如此巨大的犧牲與紫光合作,莫不是因為紫光擁有廣大市場,但筆者要澄清的是,此一認知只是紫光刻意散布的一種迷思,目的是要達成其運用併購獲取技術的使命。

亞太自貿區(FTAAP)是宿命還是神話?

FTAAP不是將來亞太整合的唯一可能的巨傘,它必須與TPP競爭。FTAAP的利基是,由於TPP的高標準,一些亞太新興國家不一定能達到,退而求其次加入標準較低的FTAAP,一方面可以減緩改革的壓力,又可獲得一定的貿易利益。若美國同意加入FTAAP,表示它接受FTAAP採用與TPP不同程度的規則,亦即FTAAP將採用較寬鬆的標準,但仍會比RCEP嚴格。

TPP才是亞太經濟整合的主流

日前,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訪問美國,出人意料的表示將尋求加入TPP。印尼一向是RCEP的主要捍衛者,曾大力鼓吹RCEP是比TPP更佳的選擇,並一再表態不會加入TPP。如今卻改變態度,顯示RCEP集團已經鬆動。目前表態加入TPP的RCEP成員已有中國大陸、韓國、印度、泰國、菲律賓、印尼、柬埔寨等七國,加上已經加入TPP的七國,RCEP中僅剩寮國與緬甸兩國尚未表態加入TPP。而弔詭的是,除了台灣之外,目前尚未聽說有其他國家表態加入RCEP。

對抗紅潮 企業走險棋

最近陸續有企業開始對紅潮做出具體的因應,有些企業設法提升本身的市場實力,但有些企業則以反向思考尋求與大陸企業做某種程度的結盟。例如南亞科總經理高啟全投奔紫光,據說是要聯合中國與美國共同抵禦韓國;而傳聞聯發科也將計畫引進陸資。此為企業在面對紅潮壓力所下的險棋,其後果企業難以控制。這也反映政府須儘快提出安定民心的政策,以防止企業走入險境。

「治本」專家 救不了當前經濟

台灣經濟近來表現不佳,出口受到韓國與大陸的夾殺,出現罕見的連續負成長。許多專家紛紛提出救經濟的藥方,其中絕大多數認為台灣經濟問題的根本在產業升級與轉型問題,應針對此提出治本的方法,其他短期方案均被斥為無用的治標措施。我們翻開過去幾十年的台灣經濟史,不論遇到甚麼經濟問題,專家提出的藥方千篇一律是的是產業升級與轉型,似乎要救經濟很簡單,只要變成另一個瑞士就好。但是直到現在,台灣產業還未轉型成功,更別說成為另一個瑞士。

台灣經濟的救命錢哪裡來

主計總處公布第二季經濟成長出乎各界預期率大降至0.64%。日前政府各部會提出的救經濟措施,行政院認為「有方向,沒血肉」。同樣為了拼經濟,競爭對手韓國推出1.2兆元台幣的振興經濟計劃,中國大陸更推出近10兆元台幣的振興建設方案,並成立6000億元台幣的基金扶植半導體產業。反觀我國,僅針對5000億元貸款給予利息補助、增加100多億元的公共建設支出,以及成立數百億的購併基金。許多措施只是補強現有上路中的方案,規模上無法與中國大陸與韓國相比。

揪出台灣薪資低落的元凶

行政院提出加薪四法,力拼全民薪資的提升。台灣薪資低落一直是近年來經濟發展上的重要問題。2001年至2014年,台灣實質GDP成長71%,但實質薪資卻下跌2.6%。在經濟成長下,薪資為何不但沒有成長,還反向下跌?表面上的原因當然是經濟成長的紅利不成比例的分配給股東而非員工,但實際上的因素則更為複雜。目前探討多陷於空泛,並未找出使台灣薪資低落的真正原因。

韓國完封台灣

在簽訂FTA辯論中,出現一派FTA無用論,認為FTA對台灣貿易影響不大,並舉台灣與東協未簽訂FTA,但貿易額仍然成長為例,說明FTA並不是決定出口競爭力的因素,主張台灣不需要簽訂FTA。這些都與事實不符,必須加以澄清。台灣近年來對東協出口的確仍然成長,這主要是近來東協需求強勁的結果,由於台灣未與東協簽訂FTA,只能分得殘湯剩菜,大多數利益由已與東協簽訂FTA的韓國拿去。